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巫夏_ 割与矢之舞(上)-

时间:2021-01-14 00: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炎鸦皆烬小说巫夏 割与矢之舞(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失败后郁郁寡欢,那是懦夫的表现。

    自勉。

    ......

    虽然巫子一直强调自己身体够强壮了,可惜当烛龙殿的少女用那种怜惜的目光看着他时,符夏仍 旧出离的愤怒了!

    出离的!

    你这家伙用看那种弱小的鸡仔儿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是几个意思?

    要不是老子打不过你,当场给你一刀好么?!

    皎看着符夏咬牙切齿的样子,转眼间就明白了符夏的情绪从何而来。

    十**岁的男孩子就是这个样子,倔强而且自尊心膨胀。

    自己这么说就让他很不爽吧?

    不过巫冢的少女没有立刻诚惶诚恐的赔礼道歉什么的,毕竟在她看来,这是符夏——或者说是王嗣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事情。

    不论是赞美、阿谀奉承、关切、爱还是欺骗、屈辱、背叛、威胁。

    在我们经历过之后,才会在这些复杂的经历中学会成长。

    学会坚强。

    而在皎看来,符夏的身份问题虽然让她尊重,但是更多的也只是对于姒家数万年的尊重。而符夏想要真正的令她正眼相待,还需要走一段路。

    不过这并不妨碍巫冢的少女将巫子早早的定下归属。

    所以皎才会跟咒幽不对眼,两个女娃娃之间充满了某种莫名的味道。

    选择性失明加失聪的将符夏的不满给屏蔽掉,皎笑嘻嘻的伸出拳头,猛地冲左侧那个黑黄色金属光泽的蛋壳就是一拳。

    在这一拳挥出的时候,巫冢的少女眼中蹿起两团奇怪巫火,巫火中可以看到雷霆雨雪、风霜日云。

    可惜皎的一拳没有能够杂碎蛋壳,而是整个拳头锤进了蛋壳中,嵌在那里。

    整颗胎蛋嗡——的闷响着,而且从胎蛋内部中传来哗啦哗啦的某种液体晃动声、砰砰的从内部砸着蛋壁的声音以及某种幼兽若有若无的轻嚎。

    在这种古怪的声音中,胎蛋不停的轻颤,嗡嗡持续了好久。

    也不知道这蛋壳有多厚,反正皎这一拳是没打穿蛋壳。

    皎很诧异。

    居然没打穿?

    少女挑着眉看着身边那个笑的有些很不厚道的巫子,沉默着将手从拳印里拔出来,皎屈指,食指和中指好似抚摸宠物一样的轻柔贴在蛋壳上划了几下。

    她的指尖带着火星,而她划过的轨迹留下指头深的深槽,槽中及两边流淌着浓稠的带着火焰的岩浆。

    她划出了一个圆圈,将那个拳印都圈在圆圈中。

    皎一掌贴在蛋壳上,熊熊火焰突然从她手中喷出,哔啵哔啵的火星子爆炸的声音中,一团火焰摇摆着开始分金融铁。

    在这个过程中,皎看都没看那胎蛋一眼,全程看着符夏的脸。

    巫子从最开始的笑嘻嘻到了最后给盯得心虚。

    看着皎死死盯着他的眼神,符夏浑身不自在,心中无奈的说了一句。

    MMP。

    ......

    鬼王用刀割出的线条很凶残。

    四象轮回的剑气给那线条割成两截不说,其中蕴藏的力量也被一切而空,圆球啵的轻响一声消散的无影无踪。

    神机和刺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古怪。

    不管是纯阳宫的道士也好还是鬼神也罢,在那线条面前,有些手忙脚乱。

    神机的剑挥出想到斩断那根黑线,哪知道这古怪的线条不仅没有被他的纯阳剑斩断,反而贴着剑不断震动。

    一个弹指震动了数百近千下!

    纯阳剑虽然是纯阳宫的秘宝之一,剑的材质能够抗住古怪线条的震动,可是纯阳道士却有些吃不消。

    为了不让摇摆的剑脱手,神机咬着牙双手握剑死死抵住线条,只不过付出的代价就是他的双手虎口一齐崩裂,双手手指肉眼可见的瞬间血肉模糊。

    这家伙!

    上次可没有用这种古怪的神通!

    神机能够感觉到,这跟线条隐隐中蕴藏的某种“道”的味道,所以他切不开线条。

    线条和他的剑不停的对抗间,纯阳道士也在不自觉的被往后逼得飞退。

    刺也是如此。

    鬼神仗着自己鬼族体质,本来用上了最拿手的遁法,结果就算他隐匿虚空,那线条还是会如跗骨之蛆一般紧追不舍。

    刺大意之下给线条割了一下,不仅被从虚空中逼出来,魂体还给割开了一小截。

    要不是鬼神反应的快,又挥出长剑,用长剑贴着匕首在线条把自己彻底割开之前抵住了,恐怕鬼神就要叫完蛋。

    吃力的抵挡着线条的刺发现他被切割开的身体居然没有还原!

    这让鬼神惊诧。

    要知道鬼族其实没有正真的实体,他们的好像常人一样的身体都是从残魂修炼鬼术,实力有所小成之后凝聚的魂魄之体。

    这种魂体虽然看似跟常人一样,可以触摸别人也可以被触摸到,但是当鬼族有需要的时候,魂体会变成烟雾一般的状态——或者直接散的肉眼看不见。

    而鬼族被伤害之后,魂体的本质带来了可以让鬼族在眨眼间就修复身体的特性。

    毕竟魂魄这种东西,就好似水或者雾一样,既然被打散了一些,那就重新凝聚就行了,实在不行就把自己的魂体缺失的地方用缩小自身的方式完全弥补。

    所以跟鬼族战斗中,你会发现鬼族在受伤痊愈之后,身体会越来越小。

    他们几乎不会受到什么普通的致命伤。

    而刺被那线条割开的魂体,虽然没有被切成两截,伤口却也没有合拢!

    他的鬼力都被光滑的伤口上的某种古怪力量给制止了。

    这家伙——古怪!

    鬼神将自己的发现反馈给了跟自己心意相通的巫主。

    咒幽长刀表面贴着一层幽黑的光,这是小巫娘用自己的巫力布满刀身而带出来的刀芒。

    她身形也不慢,炮弹一样的撕开空气接近鬼王。

    如今在她面前有几根线条横七竖八的拦着,咒幽弓着背从一根线条下方冲过,扭着腰绕开第二根线条。

    就在她想要一鼓作气的冲到鬼王身边,逼他肉搏的时候,鬼王已经有了动作。

    他锁住了咒幽的位置,然后挥刀。

    曰:割不正,不食!

    一根线条出现在咒幽腰间。

    这根线条跟围绕着鬼王的线条不同,那些围绕鬼王的线条是他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挥出的,所以线条只能在原地不动弹,徒劳的切割虚空。

    而他对着咒幽挥出的那一刀所拉出的线条,是有目标的。

    好在小巫娘早有防备,几乎是线条贴着她腰部出现的那一刻,小巫娘猛地拔高身体,冲上天空。

    线条依旧贴在她腰间,跟她的腰好似对接的平行线,不管咒幽做出什么诡异的身法动作,都死死贴着她的腰,慢慢的往里压。

    咒幽无奈,只好侧握刀柄,小腹一收,刀身贴着自己的腰硬生生卡进了腰和线条中间那条薄的看不见的缝隙。

    线条当的一声就撞到了刀身上。

    扑簌簌的火星从刀身上冒出,剧烈的颤动带着巨大的力道从刀身上传回来,饶是咒幽的巫体比纯阳的身体强度上硬不少,在没有足够的准备之下,也被巨大的力量给带的倒推而出。

    咦?

    鬼王惊讶的看着用刀扛住他一割的咒幽,小巫娘虽然吃力,但是已经稳住了脚。

    好强大的**力量!

    这小女娃娃穿着五口棺的黑袍子——茅山幽冥殿的巫娘!

    眼瞅着那个小巫娘双手用刀死死抵住自己割出的线条,身体斜着前倾,强大的力量将不停抖动的线条都一点一点的往后推动之后,鬼王叹了口气。

    这就是巫族的变态!

    鬼王提着矛,握着刀准备趁那个巫族的小巫娘如今抽不出身的时候先下手为强。

    就在他抬起脚准备踏出去的时候,一股子心惊肉跳,让他全身都发冷的危险直上心头。

    什么?

    “叽——!”

    几乎在他看向危险来源的一瞬间,这个古怪的声音也紧跟着响起。

    声音是种很有意思的东西。

    声音的高低不同也可以用来形容气氛、情绪、性格甚至是——攻势。

    这种声音他已经听过一次了。

    这是箭矢的速度太快,撕开空气时发出的尖锐声。

    而且,跟第一次听见的那种一声的轻鸣不同,这道长长的鸣叫声是四声!

    尖锐的第四声的叽穿透性之强,简直是铺天盖地。

    隔得最近的三人中,张神经受不了那种打心底的头晕目眩犯恶心的感觉,都像个凡人一样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就算是蔡玄龟的玄龟镜都挡不住这种肆虐的音爆。

    鬼王几乎将全部的注意力都落在那根射出的箭矢上。

    黑黝黝的金属箭矢在从颂的弓飙出的那一刻,高速旋转的箭矢疯狂的吸纳四周的天地元气。

    在十分之一个弹指的时间内,箭矢就抽光了起码二十里的元气!

    璀璨的光芒在箭矢上聚集,整根箭矢都被染成了银白色。

    这箭矢从弓那头射出,带着轰鸣的尖锐叫声。

    鬼王连眼都没眨,箭矢就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邙山鬼王大惊失色,整个身体往后一仰,在仰的同时,他持刀的手迅速抖了一下。

    曰:食饐而餲,鱼馁肉败,不食

    在这一抖之下,鬼王周身都出现一团黑气,腐臭的气味自黑气中散发出来。

    箭矢想到攻击到鬼王,就必须插进这黑气中。

    可是这黑气十分古怪,在箭矢插进来的那一刻,箭矢表面冒出了一些锈迹,而随着锈迹的出现,箭矢的前进之势陡然缓了一下。

    好似岁月在侵蚀这根箭矢。

    可惜,这根箭矢不是一般的箭矢。

    或者说,射出这根箭矢的巫不是一般的巫。

    巫名:颂。

    弓名:射日。

    巫诀:悸天贯日!

    巫·颂用射日弓运转悸天贯日诀所射出的这根箭矢,即便不是正真的射日箭,可是也不是一般的手段能够轻易挡下来的。

    更何况,邙山鬼王比六重天的颂只高了一个重天的修为。

    所以箭矢被阻挠的时间实际上只存在了不到一个弹指。

    一个弹指之后,箭矢穿透黑气,又带着惊天之势继续前进。

    不过邙山鬼王在这一个弹指的时间中抓住了机会,鬼王的身体陡然炸开,无数黑气四散,这老鬼见势不妙干脆自己分解了身体,灵魂碎成无数黑雾,想要借秘法遁走。

    只可惜他终究小看了颂。

    烛龙殿的箭巫——颂,在数万年之后,将箭巫之名重新抬了出来。

    远处射出这箭之后,耗损巫力太多而轻喘的颂似乎早就料到了鬼王会使出这样的后招,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极快的拨弄了一下立在身前的射日弓的弓弦。

    他的动作很轻柔,好似在拨弄琴弦。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