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_ 第250章 仙君的黑暗历史-

时间:2021-04-07 14:4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抱抱小龙猫小说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第250章 仙君的黑暗历史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咯吱咯吱!”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惊醒了苏青之。

    哆嗦成一团的她挣扎着爬起来,发现自己好像挨着一个人的身体?

    这坚实有力的心跳声,真是叫人开心,我还活着!

    所以我是被人放在贴身衣衫里暖着的?

    “呲!”

    脚步声停顿,苏青之拼命地仰起小脸,就对上一双清澈乌黑的眼眸。

    这高挺的眉峰,不薄不厚的唇角,乌黑幽深的眼眸,分明就是仙君啊!

    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貌似有个五六岁,真的是童年时期的仙君。

    谁忍心这么欺负他?

    “千杨!”

    苏青之惊喜地唤着他的名字,笑吟吟地说:“我是小宝,我是来救你的!”

    “你认错人了,我叫多多。”

    面前的小男孩眨巴着盈盈的眼波,耷拉着嘴角说:“是多余的人。”

    多余?

    估计就是那个狠心的娘亲说的。

    “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不会有错的!”

    苏青之灵光一闪,在贴身的衣衫里摸来摸去,发现了小金锁。

    这个厄水幻境好奇怪,金锁明明被仙君收走了,这会又在自己身上。

    太好了,仙君现在是个小娃娃应该好忽悠。

    “你看,这是你以前送我的,你说你叫千杨,千锤百炼,风吹白杨!”

    苏青之一把将金锁塞进他手里,笑吟吟地说。

    小金锁被冷千杨捏在手里,心里诧异到极点。

    千杨这个名字是叔父取的,这个小妖怪怎么会知道?

    金锁为何变得如此小?

    这个金锁他发誓从来没有给过人。

    冷千杨紧张地爬上树在鸟窝的底部翻找着,额头渗起一层汗珠:自己藏好的金锁不见了!

    怒火上涌,他气的浑身发抖,掐着苏青之的脖子恶狠狠地说:“你骗人!”

    “你偷了我的金锁!”

    “是真的!”

    苏青之在他手里滚了滚身子,语气坚定地说:“我们约定好的!”

    眼见面前的仙君不信,苏青之眼珠一转给自己找了一个完美的说辞。

    “我是你叔父派来的人,接你去灵虚派的。”

    “我是灵虚派的弟子,我有腰牌!”

    冷千杨捏着刻章大小的腰牌,将苏青之这个小妖怪细细打量。

    他的身子只有自己手掌大小,眨巴着大眼睛,睫毛一闪一闪,像个粉雕玉琢的娃娃挂件。

    鸟窝里的金锁莫非是叔父拿走给他的?

    冷千杨疑惑顿消,乌黑闪亮的眼睛闪过一丝期待说:“没骗我?”

    “真的没骗我吗?”

    “你真的是来接我的?”

    “你没有骗我吗?”

    “你发誓没有骗我!”

    接下来苏青之很怀疑他变成了问题宝宝,得到一百遍肯定回答后,他勾着嘴角终于笑了。

    “那我带着娘亲一起走!”

    “还有阿姐!”

    小男孩的眼睛亮如星辰,双手拢着苏青之的身子说:“我信你!”

    哇塞,幼年时期的仙君好萌好可爱。

    本姑娘的少女心都要化了,好像抱回家亲一亲。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幼年时期的仙君比较单纯,没看出有啥问题。

    “噗通!”

    心急回家的小千杨摔倒了,将后背箩筐里的米摔在了雪地里。

    无数的米粒喷涌而出,洒了一地。

    “小宝,你等我会儿。”

    冷千杨蹲下身子,一颗一颗专注地捡着米粒,嘴里还念着数字。

    “爹,娘,这个垃圾在这里!”

    “就是他害我摔倒的!”

    远处气势汹汹地走来一家三口,指着冷千杨凶神恶煞地说。

    苏青之仰起小脸,仔细辨认才看出,领首的正是下午用沾了狗屎的靴子踩人的熊孩子。

    真无耻,一家三口上门来找茬?

    “是你家孩子先欺负我们的!”

    她叉着腰气鼓鼓地咒骂着,就被刀疤脸的中年男子狠狠地揪出来按在了脚底。

    特么的,又是一个如此具有侮辱性的动作!

    “冷多多从哪捡回来一个小怪物?”

    “跟他一样,都是垃圾货色,给我炖了下酒喝!”

    刀疤男狞笑着,将苏青之的胳膊使劲捏了捏,嘿嘿一笑:“咬一口应该挺弹牙的呢,哈哈!”

    “你们还给我!”

    “不要欺负小宝!”

    冷千杨怒目圆睁,抱着男子的腿就是狠狠一口!

    “啊!你个兔崽子!”

    刀疤男抬起一脚,将冷千杨踢飞在墙上,幼童的身子重重地落在雪地里。

    “千杨!”

    苏青之急的满头大汗,甩出手里的紫冰套住了刀疤男的脚腕。

    “这什么鬼东西?

    刀疤男一脸惊慌,颤抖着说:“我..我脚没劲了!”

    “我夜观天象,见你印堂发黑,面带凶光,再乱动,你的脚就废了!”

    苏青之念念有词地说着,恶作剧地给他的脚心扎了两根金针。

    酸麻的感觉席卷刀疤男的全身,他抖如糠筛,颤声说:“饶...饶我一命!”

    “爹爹!你怕他做什么!”

    肥头大耳的熊孩子跑过来,一脸不满。

    “夫君,我们去找他娘算账,杀了这作恶的小鬼!”

    满脸横肉的妇人抬起脚踩着苏青之使劲地碾了碾!

    “吱吱!”

    金针扎入妇人的脚底,她杀猪一般嚎叫起来:“芸三娘,你管管你那垃圾儿子!”

    “多多,你又给我惹事?”

    远处乌巷口推出一个轮椅,轮椅上的女子披头散发面带凶光,指着冷千杨说。

    “娘亲,是他们欺负小宝,我才..”

    “啪啪!”

    女子手里的银鞭甩在冷千杨肩膀上,他的小身子跟着一抖趔趄着摔倒在地上。

    “垃圾,草包,我叫你买的米呢?”

    “少一颗米,你今晚就吊着别睡了!”

    “再给我惹事,我打死你!”

    芸三娘狠狠地抽着冷千杨出气,跟搞死自己仇人一样。

    月光下她那张温和的脸变得比魔鬼还凶恶几分。

    “鞭子都不舍得使劲抽,根本就是做做样子。”

    “可不是,依我看就该剁掉冷多多一只手教训教训。”

    “爹,娘,我觉得应该再剜掉一只眼睛才好!”

    作恶的一家三口骂骂咧咧,一边品评一边剔着牙。

    我特么!

    苏青之忍无可忍正要开口,就被冷千杨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他的身子缩成一个虾米任由鞭子落下,紧抿着嘴唇用眼神在哀求自己别开口。

    “给你们添麻烦了,这是赔罪的十两银子一定收下。”

    “下次遇到这种事,你们随便处置他。”

    芸三娘毕恭毕敬地陪着小心,好说歹说将人劝走了。

    熊孩子一家前脚一走,她的脸色耷拉下来沉入寒冰,眼神如刀地看着冷千杨。

    “明天十倍还我银子,记住了。”

    “交不回来银子,就去死。”

    她的眼神比陌生人还冷漠,看的苏青之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大雪纷飞,寒风如刀,冷清的月光下,冷千杨孤零零地趴在雪地上找米粒。

    “千杨,我带你去买米,我们不找了!”

    苏青之说不出的酸楚,扯了扯他的衣袖。

    冷千杨摇摇头,擦着眼角的泪珠叹了口气:“小宝,你说人死了会如何?”

    一个五岁的孩子说死?

    这样冷血的娘亲,这样看不到尽头的日子,真的会逼疯一个人。

    苏青之抬起衣袖给他擦去脸上的血迹说:“千杨,你还有叔父,还有我!”

    “阿姐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可是我..”

    他纤长的眼睫毛上泪珠结成冰,抬眼望着天空闭起眼睛说:“我撑不住了。”

    苏青之心如刀割,怒火蹿升恨不得咬碎谁的脖子舔一舔。

    我想组团搞死熊孩子一家,你来不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